• 迎仙门户网站
迎仙门户网站>综合>一条解放路 几多家国情

一条解放路 几多家国情

2019-10-25 14:00:04 来源:迎仙门户网站 浏览:4929

解放路航空摄影

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华中路(现解放中路)四排楼街景。(老照片的色彩效果)

解放北路广东迎宾酒店

中国饭店位于解放北路

解放道路上的旧城改造工程看起来像一座“联排别墅”。

广州解放70周年

1949年10月14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沿解放路(当时的中国路)从北郊进入广州,占领了“总统府”、行政院、省市政府等国民党机关南下广州,宣告广州解放。

为了纪念这一天,在1951年的建军节上,当时广州最重要的南北干道——中国路(China road)正式更名为解放路。

在过去的70年里,在解放道路上工作和生活的市民见证了广州的变化和发展。他们热爱这座城市,一个接一个地讲述着动人的故事。

《文广日报》全媒体记者廖文婧、方晴记者张辉和何舒然

照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艳、莫伟农、高河套

从中华路到解放路;

中国人民解放军沿中华路进入广州。1951年建军节改名为解放路。

1949年10月14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北郊沿中华路(后更名为解放路)进入广州,占领了“总统府”、行政院、省市政府及国民党其他机关,在现在的解放北路广东宾馆内南下广州,宣告广州解放。11月11日,20万广州市民举行了史无前例的游行示威,庆祝解放。军队也从大北门列队进入城市,沿着中国路行进到市政府门前接受检查。

1951年4月,在第四届广州市协商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当时为CPPCC市),代表何石建议将其命名为“解放路”,以纪念广州的解放。经过处理,广州市第四届政协第三次会议决定将“中华路”更名为“解放路”。1951年8月1日,中华路沿线的商店用灯光装饰,悬挂国旗。人们敲锣打鼓,跳舞狮,扭秧歌来庆祝八一建军节和解放路在原大北门附近的命名大会。市长叶剑英主持剪彩仪式,副市长朱光致辞。

广东饭店:

几十年来,广州对外关系中心接待了众多中外政治家。

在解放北路542号工作了70年的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所文史博物馆成员曲干臣认为,解放路不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广州的第一条道路,也是当时广州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对外交流中心。其中,外汇中心的载体是广东迎宾大酒店。

如果我们追溯酒店的历史,我们会发现它的对外交流功能早在解放前就已经被预示了。民国时期,这个地方首次被改造成京辉公园。1931年,爱群大厦设计师陈容止在京辉公园北端建造了一座西班牙风格的别墅,称为“西班牙别墅”。1933年,“广东省人民教育博物馆”建在这里,“西班牙别墅”改名为“欢迎楼”,接待军政领导人。

瞿甘晨告诉记者,民国末期,“广东省人民教育厅”被分配到“广东省教育厅”作为办公楼。1949年2月5日,南京国民政府的“行政院”向南迁至广州。办公楼成为“行政院”的临时办公室。从那以后,这家酒店一度成为“总统府”,李宗仁从5月8日到10月11日就住在这里。

据史料记载,1949年10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广州,广州军事管制委员会也在广州,迎宾大厦是主要休息室。广州军事管理委员会主任叶剑英在迎宾大厦设宴庆祝接管广州。

解放初期,这里是中国共产党华南支部行政部的招待所。1956年,它正式命名为“广东迎宾大酒店”,承担了接受广东省政府政务的重要任务。几十年来,它接待了无数中外政治家。

现年86岁的瞿甘陈灿仍将当年的嘉宾计算在内: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日成、越南劳动党主席胡志明、美国总统尼克松、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等。

我国几乎所有老一辈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留在了这里。许多高级别的国际会议和国宴也在这里举行,周恩来总理在这里多次会见外国领导人。

中国酒店:

见证广交会盛典开创改革开放后广港合作先例

住在解放北路半个多世纪的李国华见证了解放路上新的中国广州地标的崛起:广州体育馆、中国饭店、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小时候,解放路以北到潘府路口基本上是农田。随着城市建设的进展,随着体育馆、火车站、广交会展厅的出现,广州不断向北扩展,见证广州的城市面积越来越大,成为中国南方的大门和对外贸易文化展示的窗口”。

中国饭店位于解放北路和刘桦路的交界处,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酒店和服务业的名片。这是第一批中外合作经营的大型五星级酒店。

改革开放之初,一位广州官员到香港与一些广东实业家交谈,并邀请他们到内地投资。会谈中,爱国的香港商人胡项英提出了一个从建设高档酒店开始的建议,与会的李嘉诚、郭得胜、冯井熙、李兆基和郑裕彤一致同意。之后,他们筹集了10亿港元成立了一家新的综合公司,并选举胡项英为总经理,全权负责规划和建设。

1980年4月,新盛与广州市政府签订合同,合作建设一家中国酒店。双方同意甲方(广州)无偿提供土地,乙方(新社)筹集建设资金,期限为20年,乙方独立经营,之后在正常经营条件下,所有财产移交给甲方。因此,bot模式(建设-运营-转让)开创了先例。

1984年,中国饭店建成并开业。胡项英在中国饭店的建设过程中采用了世界领先的“滑模”工程技术,并因此获得了中国建设部最佳设计奖和国家建筑二等奖。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参观完酒店后,评价了中国酒店在内地与香港合作中的“显著示范效应”。

开业之初,中国各大酒店的平均入住率达到90%以上,成为广州商业活动的领头羊。每年广交会的春秋季期间,很难买到参观广交会展厅的门票,而中国各大酒店却很难找到房间。

解放中路旧城改造:

何敬堂院士荣获岭南特色建筑设计金奖

2008年,广州解放中路建成了一栋类似联排别墅的六层住宅,这让老城区的市民纷纷猜测。谜底揭晓了,这让公众感到惊讶。原来这是一个政府主导的旧城改造住房项目。其总建筑师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教授何敬堂。

2012年,该项目获得首届岭南建筑设计奖金奖。获奖评论是:在综合体设计中表达的社会关怀、对城市历史环境的尊重和多因素制约下的现代创新,体现了当前岭南建筑正确的价值取向和设计智慧,在表达岭南建筑文化和环境方面具有鲜明的特色。

记者看到,以解放中路象牙巷1号为界,北部的民兴里完全保留了民国时期修建的三栋红砖建筑,南部的六栋六层拆迁房。搬迁后的房屋是根据岭南的气候特点设计的。它通风透明,有开放式厨房和开放式厕所。大多数房间由北向南对流。它被设计成一个有两户人家的楼梯,每间套房只有50多平方米,并有一个供居民种植的阳台。二楼绿化平台是居民相互接触的空间,邻居可以相互交流。

何敬堂院士告诉记者,解放中路旧改造工程最大的亮点是,它不仅保护了广州的历史,保存了老城的肌理,延续了岭南文化,还改善了居民的生活环境,为老城注入了新的活力。旧城改造应保持完整性、真实性和连续性。“目前,许多城市要么简单地拆除大型建筑,要么不敢搬迁,以此来对待旧城改造。解放中路工程直面这个难题。设计小组检查了整个历史街区,并逐一区分哪些建筑需要保护,哪些可以不动一笔就重建。该项目面向公众,重点是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

81岁的陈秀英是广州市人民印刷厂的退休工人。她在解放中路旧房改造项目已经住了十多年了。自1972年以来,她一直住在原址附近的一栋低层建筑里。“周围主要是平房,我以前住在一栋危险的房子里。翻修始于2005年,在3年零2个月内搬回新房子。多么令人惊讶!”陈予言说,在拆迁和重建的时候,她认为至少需要8到10年才能搬回自己的新家。她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在短短3年零2个月内就搬到了新家。“工人们羡慕我,现在我的生活很幸福,虽然一个人生活,居委会的工作人员都很关心我,经常来看望我。我还配备了一个安全时钟和一个监视器,我女儿可以随时通过她的手机看到我的一举一动。”

解放路街坊说

解放中路327号老街坊65号郑裴欢:

生活在解放中是非常快乐的。

我在解放中路出生长大。我家几代人,我的小学和中学同学都住在附近。当时,为了方便交通,解放前已经拆除了四个拱门。广州老一辈人过去称解放中路为“四牌坊”。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这四个拱门,但从小我就和长辈们一起把它们叫做“四个拱门”。

我们从小就目睹了许多“大场面”。我们对1964年一代粤剧大师马师曾的去世和数万名市民在解放道路上的告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母亲一生都说她的幸福生活是共产党带来的。小时候,我家在越秀豆腐厂对面。大烟囱早上闻到豆腐的味道,每天都闻到豆腐的味道。那时,城市里的许多大商店也在附近。小时候,我在米市路市场排队为家人买早餐,为鱼买肉。豆腐和鱼现在变得越来越普遍,每个人的生活条件都越来越好。住在解放中路很开心。

李国华,解放北路667号(58岁):

一个四代同堂的家庭见证了解放路的变迁和发展。

我父亲是广州信托投资公司的员工。6岁时,他的家人被分配到解放北路新建的苏式宿舍楼。从那以后,他的四代同堂已经在那里生活了半个多世纪,见证了解放路的变迁和发展,也见证了广州火车站和广交会农田展厅的建设。随着越来越多的电车上路,广州有了很大的发展。改革开放后,广州发展很快。东风路成为重要的主干道,大北立交建成。后来解放路拓宽了,一些房子被拆除了。与过去相比,现在周围的环境更加绿化,绿化带在楼下。虽然与50多年前相比,我们家已经是一所非常古老的房子,但几十年来邻居的感情仍然很好。邻居们互相爱,互相帮助。这些邻居的感情比住在高楼里更珍贵。我仍然觉得住在这里很开心。

Copyright 2018-2019 1rublik.com 迎仙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